伶仃、自在

事无不可对人言 闲谈皆欢

【胡歌水仙】 挣心 2

徐然端着咖啡站定在墙上的摄影作品前,看着图片出神。

Neil推开门看见徐然的背影忽然有些晃神,他大学的时候认识这个人,快10年了,眼前的人好像变了很多可是背影依旧和以前一样,不算厚实却让人觉得心安。

“然,抱歉,刚刚在开会。”Neil 走进,唤了一声。

“没事,”徐然回过头来温和的笑道。

“昨天在晚宴时麻烦你跑一趟警局了,Arlen那小子除了惹麻烦什么都不会。”Arlen昨天打电话给他,他爸正找他有事,无奈只能拜托徐然跑一趟了。

“做实事的是Joe,你要是觉得麻烦了就给他发年奖金,”徐然调笑道,“对了,你爸又给你了什么训示?”

“还能有什么事,即便他退休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,对公司的事还是很上心啊,”Neil端起桌上的咖啡,垂眼看了看杯里的咖啡,一瞬冷戾眼神滑过,很快又恢复过来。

徐然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冷戾,两人认识这么多年始终没到交心的地步可能就是如此吧,Neil 从小就被人追捧着长大,对谁都不上心,在意的只有绝对的权利,即便插手他的那人是他父亲。

“我们的项目下个星期就可以开始了,”Neil抬头冲徐然笑道,眼神里有些期许,“你半年都要留在伦敦了吧?”

“应该,这边的工作办完再回上海。”



两人讨论了一下午的项目问题准备去吃饭,转角处,女秘书和旁边的员工说话,转身不小心撞到了徐然,手中的文件掉了一地。徐然弯腰帮忙捡了起来,忽然看见一叠个人资料。

“然,不用麻烦了,让秘书捡就行了。”Neil拉住徐然的手臂。

徐然微挣开,将地上的文件全部捡起来才直起身来,温和地说了一句“不好意思。”Neil深深的扫了秘书一眼。

“撞人的不是你,你说什么不好意思。莫非,是看人家长得漂亮?”Neil偏过头打趣地笑说,可能是脸部轮廓太深,笑的幅度又有点小,以至于让人觉得有些像冷笑,可是语气又不太像。

徐然哑然,他自问自己长得不像好色之徒啊,“举手之劳,况且你不是一直对女士都很绅士吗?怎么还不允许我绅士一次呢?”

“我......算了,走吧。”Neil语塞便也不再纠缠。

“刚刚那叠资料那人各种信息都有,你这是要转行做警察了?”徐然温和的笑道。

“我们公司打算给一个新晋摄影师开摄影展,最近这几年没有出来优秀的摄影作品,公司这部分业务一直萎靡不振,所以就决定找个有潜力的新人摄影师好好培养,总好过一直空着。”Neil走着走着就和徐然肩并肩地站在了一起,偏过头便看见徐然不过咫尺的侧脸,徐然脸部轮廓实则有些锋利,然则给人的感觉却是温和从容,可能是那双眼睛里面的东西吧,像大海,包容一切。

“你刚刚看的那张相片就是他拍的,对了,他好像也是上海人,叫胡……胡……”许是离得太近,他的气息微喷到徐然的脸上,Neil看着身边人很自然地往旁边挪开了。

“胡猫白。”徐然微微勾起了嘴角。

Neil看着他的笑有些怔愣,随即似想到了什么,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,“你认识他?”

“如果我说昨日将Arlen打成那样的就是他,你应该不会公报私仇取消他的摄影展吧?”徐然转头望向Neil,嘴角笑得幅度大了点,公式性地笑,与他们每次制定合同时的笑一模一样,嘴角幅度都不带变。

Neil盯着他,“我若是真取消了,” 随即又爽朗一笑,“你还不得一辈子嘲笑我公报私仇啊,我是那么蠢得人么?你倒是句句维护他,Arlen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闹。”

“你还摆不平Arlen?看了他的那相片应该是个有才的,你亏不了。”徐然向前踏了一步,Neil似乎还在想些什么,徐然转过头来,“摄影展什么时候开,我去逛逛看有没有喜欢的。”

Neil看着徐然略放松的表情,开口说,“下周三。”




“哥,找我什么事吗?”Arlen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。

“昨天晚上在警局发生了什么事?”Neil端着酒杯站在窗前望着屋外的那盏路灯。

……

“然和胡猫白之间说了什么吗?”Neil冷淡地问着,语气听不出喜怒。

“没有吧,不过然和胡猫白一起出来之后,胡猫白就劝那个女生和解,照我说,和解个屁,我还怕吗?不过然警告我让我别找他们麻烦,那语气,真是怪吓人的。”Arlen握着电话边回边想着徐然当时的神情,明明是笑着,可是就是让人觉得寒颤,“对了,哥,你怎么知道胡猫白的名字的?然和你说的?”

“我们公司决定给徐猫白开个摄影展。”

“什么?哥,你知道他把我脸打成什么样子了吗?我估计得半个月都没法出门见人,你还要给他开摄影展?”

“闭嘴,除了会花钱惹事,你还会干什么?如果你再这样胡闹以后直接找爸解决,我没空帮你收拾烂摊子。”

……

“Wendy,下周三的摄影展,不要让胡猫白出现,到时候如果有人问起直接找个理由搪塞过去。”

“总裁,可这是个人摄影展……摄影师不出现不太好吧?”手机里的女声说话有些犹豫,又有些畏惧。

“你听不懂我的话吗?”Neil的话有些冷意,握着酒杯的手力道又重了一分。

“知道了,总裁。”

Neil放下酒杯揉了下太阳穴,他没有挂断手机,那头的秘书也就没挂。片刻后,Neil睁开眼,冷声说,“算了,一切按原计划进行。”

徐然,徐然。Neil默念了两声,随即又喝了口酒,才勉力压下心中的烦躁感。


“哥,然。”站在展馆前的Arlen看见了Neil和徐然从车上下来,马上朝他们挥手。

“你还嫌你的脸不够浓墨重彩?还要出来丢人?”Neil扫了Arlen一眼,Arlen全身都包得很严实,脖子上的围巾都快把整张脸都遮住了,然而额头上还有点淤青,不像个来看展的,更像是个抢劫的。

“我今天非得来看看那个胡猫白有什么本事,把我的脸打成这样,真以为我就这样…...”Arlen翻了个白眼,‘算了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看到徐然那若无其事的表情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


他们进来的时候胡猫白真在望着图片和一个女生似乎在讨论着什么。

胡猫白穿着一件高领羊毛衫,外面套了一件红色大衣,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削,徐然望着他。

明明是红色这样亮眼的颜色穿在他身上竟然穿出了清冷,真是奇特。徐然想到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文主要人物就是这些了,如果有踩到雷点的可自行避雷,现在还来得及。以后我撒狗血的时候大家不要说雷噢😂



评论(5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