伶仃、自在

事无不可对人言 闲谈皆欢

【拓苏】恋暖 12

“宇文拓,”梅长苏端着手中的药碗,“你知道这金陵城哪里最漂亮吗?”

“所有人都不遗余力的称赞秦淮河的风光,不过想必那样繁华奢靡的地方你应该不会喜欢。”宇文拓坐在床边看着梅长苏答道。

“金陵南郊有一处叫江宁,夏天开满了桃花,举目望去全是粉色。那里所处的位置高,晚上的时候还可以看见金陵城内万家灯火,静谧却又祥和。世外桃源想必就是这样吧。”梅长苏微笑着,满脸的向往与怀念,桃花眼弯起的弧度一下又一下的戳着宇文拓内心柔软的地方。

“你怎么寻到这么个地方的?”

“去年想看桃花便问了问。”梅长苏边说着边伸手扯了扯身上的被子,手似乎有些局促。

“还以为你只喜欢梅花,”宇文拓伸手摸了摸梅长苏手中的药碗,“药要凉了,先喝药。”

梅长苏微微垂了头,望着碗中褐色近乎黑色的药,有些犹豫,却还是张口,“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有些惊讶,总觉得你和桃花极为相称。那个时候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,总觉得看了桃花后心口的空缺会补上一些。”

梅长苏说完,一口气喝完了一整碗的药,不自觉得皱起了眉头,“苦。”

腰突然被手臂往前一带,还在惊讶晃神的时候宇文拓的嘴唇已经碰上了他的唇瓣。宇文拓轻咬着他的下唇,一点一点的摹着他的唇,舌尖进入口腔时怀中人轻颤了下。梅长苏试图拉开腰上的手,奈何知道他的动作后,腰上的力道又重了一分,那人轻滑过他的上颚,缠上他的舌,没有了刚才的缓慢,急切而又霸道的纠缠着。

宇文拓抵在梅长苏的额头上,笑得有些宠溺,“这下就只剩情话没有苦味了。”

梅长苏盯着眼前人的笑容,轻声道,“真像桃花。”平日里的冷然似乎都像桃花盛开驱逐一切寒意一样消失。

宇文拓将梅长苏抱在怀里靠在床头,“你还要多久才可以离开金陵?”

“差不多一年,”梅长苏垂眼看着握着他的那只手。

“结束之后我带你去西域走走,我以前去过一次,那里的海市蜃楼很漂亮。”说着手不自觉又握紧了一些。

挞跋部落在西域,神农鼎在挞跋。

“好。”梅长苏张开手指,和宇文拓十指相扣。人说十指连心,所以才会觉得整颗心都被棉花塞满了,软得让人直想笑,“你呢,什么时候回去?”
“春节过后,也是时候该解决这一切了,这几年来似乎已经开始厌倦了。”

“那你之后,会……”取而代之吗?

“不会,娘亲活着的时候我想把整个隋朝送到她面前,她为宇文族付出了大半辈子,我想那样才对得起她,可我为了泄恨让娘亲死前都没杀了隋帝。”宇文拓将脸紧挨着梅长苏,蹭了蹭他的额头,“即便我走上了那个位置也无法光复宇文族,隋已经烂透了,换个人,不过是换个亡国之君罢了。二十年,已经够了。娘已经离开了,我不想接下来的人生也被长安那座空城困住。”

“当初不应该让你留着隋帝的。”

“我的决定,与你无关,”宇文拓轻饶了下梅长苏的手心,又伸头够到梅长苏前面,打量道,“脸也不大啊,怎么就以为自己可以操纵得了所有事呢?与你无关的事也要往自己身上揽。”

“以前大,现在变小了,”梅长苏瞪了宇文拓一眼。

“嗯,那我来看看有多大?”说着就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

……



宇文拓节后回到了长安,长安刚刚从瘟疫的伤痛中缓过来,这个春节没有了以往的喧闹,整座城就像是一个死城,正如这个王朝一样,不久就会消失。

“杀了隋帝之后我就会离开,”宇文拓站在窗前,望着庭院里的枯枝。

“宇文拓,你杀了隋帝离开,这整个隋朝百姓怎么办?那宁珂之前为了让你报仇做的那些努力又算什么?杀了隋帝可以,但是你不可以走!”宇文拓那种不屑的样子彻底激怒了宁议,他的女儿为了他能够复国背弃了自己的国家,他为了拥护他背弃了宁家的族规,现在皇位唾手可及,可是这个人说他不要了,那宁珂和他又算什么?

“如果你想要,我可以把兵权给你,你可以随便找个杨广的儿子做傀儡,或者你也可以自己称帝。”宇文拓不急不缓地说着,他对宁珂有愧疚,但是从他去见梅长苏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不顾一切了,没有回头路,他真的太累了。

“你明知道整个隋朝除你外没有人可以控制住局面,就算我有了你的兵马,我也没法让他们听命于我。”宁议走到宇文拓身边,冷戾的盯着他。

“那便要看你的本事了,隋朝要是灭亡了,我应该是最开心的一个啊。”

“隋朝的百姓呢,朝廷乱了,整个隋朝都要乱,那个时候那些百姓呢?”

“哈,宁侯爷什么时候也关心起百姓来了?”宇文拓嘲讽的笑着,“隋朝现在没乱,可是那些百姓不也活得水深火热,有什么区别?我是看在宁珂的面上问你一句,若是你不想要,还有别人,虽说最后难逃灭国的厄运,不过哪怕是一天也有无数人抢着做这亡国君主,说来,还便宜了杨广。”

“你------”宁议顿了顿,是啊,那个位置谁不想要,可是如果宇文拓要了他宁家便保得住,若是他要了,他死的那个时候宁家也就没了。宁议闭眼道,“给我一个月,一个月后你再杀杨广。”

“我不是来和你商议的,你没资格讨价还价。”

宁议盯着宇文拓说,“就看在宁珂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的份上,给我这一个月。”

宇文拓偏过头扫了宁议一眼,宁议望着宇文拓那仿若看向一个死物的眼神不由一颤,他不是不知道宇文拓最厌恶别人威胁,可是,他不得不多要这一个月解决其他障碍。

“最后一次。”


。。。。。。

五天后,隋朝古翼区难民反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1.想吃糖,不过大家也看见了我写不出甜味。第一次写文,感觉人设写崩了,也希望大家多包涵,拓苏下一篇应该就可以结束了。

2.我对宇文拓拈着桃花笑的那一幕印象非常深刻,所以才会想提桃花。

3.本来是打算开一个小川和九爷的坑,但是,九妹至今没补完,所以这一篇估计得很后面。下个坑会来一个【伯爵歌x香水歌】or【伯爵歌x阿玛尼歌】很喜欢这三个广告。伯爵歌用歌歌原名,其他两个还没想好。(这次搞个狗血霸道总裁爱上他的)

4.即便文笔烂依旧坚持水仙不动摇!哼哈!








评论(14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