伶仃、自在

事无不可对人言 闲谈皆欢

【拓苏】恋暖 6


“不下了,不下了!”老阁主随手甩了下桌上的棋,一脸不忿的望着梅长苏,做后辈的也不知道让让长辈!


梅长苏无奈,笑着喝了口热茶,站在一旁的黎纲甄平对老阁主耍赖的本领简直叹服,上一盘棋宗主也要赢了,老阁主甩了棋,嚷着说不下了,过会儿硬要拉着宗主再来一盘,现在又来这套?这棋品。


“拓儿在外面练剑,不如我们去瞧瞧,今天太阳也好,正好晒晒。”老阁主看了看窗外的景色,提议道。


梅长苏上次和宇文拓说清楚了后,两人也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见面,倒是有默契一般,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。司徒府很大,住的也不是一个院子,其实也不需每次吃饭都见面,但是宇文夫人总会非常热情的来请他们一起吃饭。


“蔺叔,以后不要喊他‘拓儿’了,”梅长苏轻声道,“最后一次除毒什么时候可以进行?”他不想再和宇文拓有更多的纠缠,也担不起那人‘朋友’这个身份。


“再等两天,你那身体现在扛不住,”老阁主一想到他身体就烦,你说这几年来每天都是拿药煨着为什么还是没见好,“你那么急干什么?”


“早点处理完早点回廊州,总不能在这里待太久,”梅长苏低头将散落在桌上的旗子一颗一颗的往棋盒里装。


“怕什么,你和拓儿不是朋友吗?”


“蔺叔,不要在叫他‘拓儿’,我和他算不上什么朋友。廊州还有许多事要处理。”梅长苏抬头望着老阁主说着,语气有些冷硬还夹杂一丝的不耐,老阁主却觉得梅长苏下意识的在逃避着什么,这倒是在梅长苏身上比较少见,莫非是这俩小孩闹了什么别扭?


“我是他长辈,叫声‘拓儿’怎么了?不叫‘拓儿’那是叫‘宇文拓’还是叫‘宇文将军’?”老阁主瞪了瞪梅长苏,“廊州现在能有什么大事,行了,别管棋了,我们去看拓儿练剑。”


“你去吧,我再看会儿书,”可能是觉察到刚刚自己语气有些冷硬,梅长苏察觉到了,也稍稍平缓了自己的语气。


“一起去!”老阁主坚决的说了一句,闹别扭没什么,可是这俩整天打冷战算个什么事!梅长苏之前所作所为让老阁主坚定的认为他们是朋友,而现在两人这样子在他心里就是闹了别扭。


其实他两自从遇见以来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相处的,不冷不淡,不远不近,但却又是彼此一个例外。


“黎纲,你把这里收拾一下,顺便去查查最近廊州有什么消息传来。”梅长苏轻叹一口气,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小题大做,还有些赌气的成分。赌气,和谁赌气?





梅长苏拥着暖炉坐在木椅上,淡淡的看着正在过招的宇文拓和蔺老阁主。宇文拓一袭黑衣,手中的剑不断变化,但是也明显放缓了速度。


“拓儿,宁珂来了。”宇文夫人喊了一声,宁珂挽着宇文夫人走了过来。


梅长苏站起来抬头望了一眼,宁珂松开了宇文夫人走到宇文拓身边,微低着头,女儿姿态展露无遗。


“拓。”


“来了。”宇文拓声音缓了许多,这么多年来他和宁珂基本没有发生矛盾,两人也从未冷战过这么久。


“嗯,”宁珂抬起头来望着宇文笑了笑,她知道的,她对于宇文拓来说是不同的,她知道的,宇文拓对于小雪只有愧疚,她知道的,可是还是忍不住。自己不是宇文拓心里最重要的人,那么其他人连进他眼里的资格都不应该有。


梅长苏轻勾起嘴角,这两个人真的是相伴了十几年人,即便再简单的一个动作也能看出默契来。他想,宇文拓以后一定会幸福下去的。不知为何这样的想法让他生出份庆幸来,至少,有人是幸福的。


“这位是梅宗主吧,幸会,”宁珂对他作揖道,“先生来隋,拓和我一定会进地主之谊好好款待苏先生,就是那临水城为何会找苏先生的麻烦?”


这句话实属多余,除了显示她女主人的身份外。


“郡主客气,不是什么要紧的事,”梅长苏嘴角弧度又加深了些,宁珂估计还是对他干预宇文拓杀隋帝有怨言吧。


“你这女娃娃是拓儿的未婚妻?长着倒是不错,就是这脾气不怎么好,你说拓儿那臭脾气再加一个你,以后怎么过日子?”老阁主拱着手站一旁,这女人的样子怎么像是对小苏有些许敌意呢?


“是拓儿脾气太差,宁珂这样的姑娘和他在一起是他的福分。”宇文夫人笑道。


“两人在一起互相喜欢就行,晚辈倒是觉得宁珂郡主对宇文将军情深意重,维护有加,日后和宇文将军必定会是令人艳羡的佳话。”梅长苏笑着驳了一句,不过那份调笑倒是也没收起来。


宁珂原本听到老阁主的话还有些怒意,但听到宇文夫人和梅长苏的话脸上反倒有些红晕,她坚信留在宇文拓身边的只会是自己,可毕竟是姑娘家,听到这话难免会脸红。


宇文拓看着他们三个人打趣有些烦闷,老阁主和宇文夫人也就罢了,他和梅长苏同岁,梅长苏那长辈的口吻听起来让他有些恼怒,“梅宗主既然羡慕,为何还不婚配?”
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我们小苏是有未婚妻的,恐怕这天下也就只有霓……”老阁主咽了口气,转头望了眼梅长苏,正好看见梅长苏冷冷淡淡的看着他,差点就不小心说漏嘴了,“只有他未婚妻才配得上他。”所有父母长辈都认为自家孩子最好。


“那梅宗主准备何时大婚?”


“几年前就取消婚约了,”梅长苏摸了摸手里的暖炉。


“老阁主这么看好的人,为什么取消婚约?”宇文拓探究地望着梅长苏,梅长苏的一切都是个迷,他一切的身份都似乎都完完整整,但是在接触之后才发现,一切的身份都是假的,他有些不平衡,就像是两人交手对方熟悉你的一切底牌,而你对对方一无所知。


“家中发生了些事。”梅长苏淡淡的说了一句,可是越是不在意的语气宇文拓却觉得他越在意。众人看梅长苏不愿多说也不好继续问下去,然而宇文拓仍旧问出口了,“什么事?”


宁珂诧异的望着宇文拓,宇文拓从来就不会在意别人的事情,她从未见过他用这种有些急切的口吻问别人的私事。他和梅长苏很熟吗?


“家破人亡。”梅长苏握着暖炉的手有些泛白。


宇文拓从未听过这样语气的话,似乎过去太久以至于听起来有些不真切,像平静地在说别人的事,但那绝望似乎侵入骨髓,每呼吸一次都会感受到。那一刻,宇文拓有些后悔,或许不该问的,与他不相关的事为什么自己会有种被那绝望的寒意刺到的错觉。


“宗主,廊州来消息了。”黎纲走近在梅长苏耳边低声说了一句,“宇文夫人,晚辈有些事要处理,午饭便不一起用餐了。”梅长苏轻声的对宇文夫人说。


“好,你不要累着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在场的人忽然松了一口气,老阁主望着梅长苏的背景,有些恍惚,一晃几年了啊,可他提及过往时依旧绝望冰冷。






“宗主,南楚兵马两天内集结了八万兵马,这一次动作非常迅速,估计还要两天就到达南境了,而且琅琊阁传来消息,南楚使臣今天已经到长安了,今天是年休的最后一日,明天上朝时估计就会接见使臣商讨是否结盟攻打大梁。”黎纲今天去拿消息的时候给吓住了,自从他们住进司徒府后消息一直传不进来,谁知道一收到消息就是这么个巨雷。


梅长苏单手撑着头听着黎纲的话,是他大意了,以为南楚不会那么快出兵,他们粮草不足,去年又遇见了严重的饥荒,这个时候出兵,是打算劫一票就走?


“黎纲,你去找尹铭,让他一定要阻止结盟,记住,避开宇文拓的眼线。甄平,你立即传信江左盟让聂铎赶到南境,等到霓凰需要帮助的时候再出手,顺便让人查查这次朝廷另派了多少兵马支援,下放了多少粮草。”梅长苏说完稍有些出神,“还有,确保粮草能够安全、一分不少的运到南境,咱们的那个户部可是什么钱财都敢吞。”


“宗主,咱们从临水城截下来的那批武器需要运过去吗?”黎纲低声问道,这批兵器原本打算运往南境,但是太过招摇,本想分批分时运,谁知道现在想分批已经不可能了。


“再等等,先看朝廷决定派多少兵马支援南境。”一旦现在运那批兵器不仅江左盟会吸引朝廷的眼光,霓凰也会起疑。还有,宇文拓一定也会查到。






午后,梅长苏一个人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宇文拓坐在椅子上看书,书房里铺了地龙,所以也不觉得冷,但是看到身上的毛毯时竟然觉得又添了份暖意。


“老阁主吵着出去逛街,我让人跟着他了,你的那两个手下呢,留你一个人也不怕临水城的人再来暗杀?”宇文拓看他醒了便放下了书。


“这司徒府,整个隋朝也没有谁想进就可以进的吧,”连江左盟的消息都传不进来,更何况是临水城。梅长苏坐直身体感觉整个人似乎骨头都酸得痛,伸手锤了锤肩膀,“我让他们去准备药材,后天蔺叔帮我除毒,过几天我们就要回廊州了。”只有确定了隋和南楚不会结盟,他才放心。


梅长苏微挑眉望向宇文拓,嘴角调笑道,“到时你和宁珂郡主成亲的时候可别忘了告诉我,我一定送你们一份大礼。”


宇文拓嗤笑道,“梅宗主这是钱多无处使?”不知为什么听到梅长苏那么快就要离开,心里会有丝不悦,然而他自己也不想去追究这丝不悦是什么,直觉告诉他,不能再往前走了,到此为止是最安全的。


“我在府里叨扰这么多天着实过意不去,于情于理,我都应该送这份礼。”


宇文拓深深的望着他,于情,梅长苏,可以将你看成一个朋友吗?最终也没有问出口,“临水城的事已经解决了,你后天何时除毒?”


“上午。”


“如果有需要直接找管家。”宇文拓看着梅长苏那样子暗叹了一声,或许是因为上午问的那句话而有些内疚,看着梅长苏那有气无力捶脖子的样子,最终还是走到梅长苏身边,轻甩开了梅长苏的手,伸手打算帮他揉揉脖子。


还未碰到的时候,梅长苏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,宇文拓伸手将他头轻推了一下,习武之人非常熟悉穴道,所以很快梅长苏脖子的酸痛感便减轻了很多,可是却觉得心脏处传来了阵阵酸胀的感觉,那人掌心隔着衣领传来的热度好像一直延伸到了心脏。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和宇文拓会这样相处。





傍晚时,黎纲带回了一个消息,梁帝并未给南境增援兵马。


梅长苏独自坐在书房里,他知道梁帝一向不把将士的性命看在眼中,他以为他早已凉心,可是再一次经历的时候他发现原来他还是会发怒,会怨恨。


抬手摸上脖颈,忽然产生了一股酸涩感,一开始他就想过梁帝不会派兵,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。


晚上他告诉黎纲让人将兵器运往南境,离开书房的时候,他想,他和宇文拓真的不是朋友了,甚至连伪装也没办法了。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可笑,真是可笑。

评论(5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