伶仃、自在

事无不可对人言 闲谈皆欢

恋暖【拓苏】02

“苏某若是想要威胁,阁下真的认为你的剑可以架在我的肩上?”长苏浅笑,仿若现在被人拿剑指着的不是自己一样, “不过是想和宇文将军做笔交易,谁知宇文将军待客之道是这样?”

“本将从来没兴趣和将死之人做交易。”宇文拓冷声,剑锋已经划开了长苏的皮肤,血沁到了白色的衣领。距离太近了,近得宇文拓觉得那抹红色在白色映衬下过于碍眼,果然,是太白了吗?

“连交易是什么都不问问?”长苏轻呵了一声,“果真是个武将呀!”

站在一旁的黎纲简直被他们家宗主给吓死了,您老都被人架着脖子了还有本事讽刺别人?要是您出事了,要我怎么有颜面死后去见赤焰军的兄弟?之前就不应该让他一个人来见宇文拓这个疯子!

宇文拓眯起眼,微微抬头看了眼前这个病秧子,真是,找死!

“崆峒印换两条命!”长苏扯了扯自己披风的领口,对上宇文拓有些微怒的眼神,“我要杨素死,尹铭活!这交易宇文将军绝对赚了。”

宇文拓在梅长苏说完之后眼神轻微晃了下,他一直在找崆峒印,可是崆峒印早已失传数百年了,用崆峒印来换杨素的命,这笔交易简直是白送给他的,他相信梅长苏的话,可是,梅长苏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?这笔交易于他没有任何的好处,救尹铭?然而一个大梁人为什么救隋朝的大臣?

宇文拓日后想到当时的自己真是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向来心冷理智的自己竟然会相信这世上会有天下掉馅饼的好事,竟然会相信梅长苏这种可以挣眼说瞎话的人。

长苏淡笑的看着宇文微有些松动的神情,本想转头让黎纲离开,可是稍一转动,脖子上的伤口又加深了点,抬手将剑推远了点,看宇文没动静便知道他这是默许了自己的提议,就直接将剑推开了。

“黎纲,你和尹相好好商量后面的事!”继而转身向尹铭点头示意,“尹相的下属在江左出事,是苏某未尽好地主之谊,来日必定亲自登门道谦。”

不给交代,而是道谦,这是要护宇文拓了。尹铭也是官场老手,自是不会在此时闹得不愉快,说起来此人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,“宗主客气,这是本相的私事,也在此多谢江左盟这些日子的招待了。”

“不知宇文将军可否移步,苏某可没兴趣在这里赏雨。”梅长苏撑着伞,伞不小却也不大,衣服已经淋湿了些,再加上脖子上的伤,虽说不算什么大伤,但就他现在的身体估计吃药怕是也免不了,更何况身边还有个整天唠叨个不停的晏大夫,“宇文将军放心,不会让你移步到江左盟的。”不会趁机杀了你的。梅长苏语气倒是坦荡,可是这话说得却是句句显得他宇文拓小气了。

宇文拓扫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病秧子,他是不在意自己的名声,不过这人句句嘴上逞能的样子也真是让人反感。虽说反感不过也没兴趣反击回去,转身便径直走出尹府。他的步调梅长苏自然是跟不上,不得已在街角处停下来等那人。

车夫在门口想扶梅长苏上车,若是他自己坐马车让宇文拓走路,不提宇文拓会作何感想,自己也跌不起这面儿,文人不喜自己被人看低,更不论他从前是个习武之人。

梅长苏快走到宇文拓身边时平复了下呼吸,将伞撑在两人中间,其实自己完全没必要这么做,不过骨子里的骄傲真的是没法儿抹去。

宇文拓配合着梅长苏的脚步,虽说这脚步对他自己已经非常缓慢,可是身边那人刻意克制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还是让他知道自己走快了,真是个病秧子!宇文拓面无表情的接过了梅长苏手中的伞,完全撑在了梅长苏的头上,这病秧子淋场雨怕是会没了半条命,命他不在意,可是崆峒印,他在意。

梅长苏一句话也没多说。

两人这情形看着挺像梅宗主和黎总管一起走的样子,嗯,就是那位穿黑衣的男人给人太狠戾了点,驾马车的人跟在他两身后愣愣的想到。



“崆峒印在哪里?”宇文拓看着眼前正准备泡茶的人,终于不耐的问了出来。

“无尽海底。”梅长苏头也不抬的说到,用热水清理了下茶杯。

“凭你这句话就想要尹铭的命,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,梅长苏!”世人皆知无尽海是片望不到尽头的海,若是真的在无尽海底他根本就拿不到。

“传闻上古有五大神器,神器之间会有感知能力,伏羲琴,女娲石和昆仑镜早已失传,而已知的神农鼎在拓拔族手里。”梅长苏往茶壶里加了些茶。

“拓拔族在百年前已经被灭族消失于历史,自此就再无人知道神农鼎的下落!”梅长苏微有些得意的笑道,

“前陈国遗腹子正在和一名非常会巫蛊的女子前往月河城,途中被一群人追上便一同前往月河城,好巧不巧的那群人都会巫蛊。”梅长苏抬头望向正邹眉头的宇文拓,他觉得这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邹起了眉头,“若是只有一名女子蛊术高超或许可能说是意外,若是一群人都会,除了传言中的拓拔族还会有谁?苏某已经派人打探过,消息属实。”梅长苏往茶壶里装了些热水,他嘴唇已经有些青色,初春温度还没升起来,淋了这场雨怕是真的免不了一场病了。

宇文拓伸手扯下梅长苏的披风随手丢在了椅子上, 披风淋湿披在身上,这病秧子想死无所谓,话没说完谁准他死了?

梅长苏轻叹了一声便起身将包厢的窗子关上了,起先房里烧着煤没办法关窗,他也就没把披风脱下。没想到这人倒是多事。

“苏某的人传信来,说拓拔近年来族里发生了一场罕见的大病,而包治百病的神农鼎在百年前早已失灵,所以他们才会再次出现,想要女娲石的主人,利用女娲石来发挥神农鼎的作用,而宇文将军只需混进他们之中,找到女娲石的主人,想必这人定有办法在无尽海底找到崆峒印。”梅长苏关上窗,边走边说着,宇文拓这才注意到,脱去了披风,依旧身长玉立却也很瘦削。

“你怎么确定女娲石的主人可以找到崆峒印?”宇文拓冷声道,没有把握的事他并不想做,因为,不想满怀期待的心再一次落空。想救他母亲的心过于迫切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真的是难以忍受。

“这一点可以向宇文将军身边的宁珂郡主求证了。”梅长苏饮了口茶,“据说宁珂郡主有本古书,《山海秘传》,在下之前偶然读过摹本,上面有过小段记载。若是宇文将军向郡主求证过,还请宇文将军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,苏某希望杨素可以在尹铭回隋之前被解决掉。”梅长苏抬眼望向宇文拓,宇文看着他眼里的那丝冷戾,忽然有些明白此人之前为何有胆量敢威胁自己了,瘦削病弱的身躯却有身无畏坚韧,狠绝冷漠的傲骨。

“为何一定要保尹铭?”若是没看到那个眼神或许宇文拓不会问这句话。

“那便是苏某自己的事了。”梅长苏低头望茶杯里倒了杯茶,举起茶杯,温润的笑着,“不过若是宇文将军以后有所求,却是可以来找苏某的,这交易有了第一次以后若是还有,想必也会顺利得很多!”

宇文拓盯着梅长苏的眼睛,梅长苏也大方的任由他盯着,完全没有不自在,过了一会儿,宇文拓拿着自己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。

宇文拓离开后,梅长苏勾起嘴角,喝了手中的那杯茶。第一笔交易无论赔了多少,他都可以在以后挣回来,更何况这场交易自己也并没有折掉什么。




有些交易一旦开始,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有所求,有所予。至于最终谁得利较多,或许,两人生命纠集到最后,谁也不清楚了吧。有些人,互相依靠地走着走着便是一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书香了(轩辕剑里那个活的山海秘传)为了尽量减少轩辕剑里的玄幻色彩,所以本文会除掉很多过于玄幻的情节(好吧,五大神器已经够魔幻了)


我宝那么多的角色中,最喜欢宇文拓,但是看了看貌似这篇好像有点偏心苏哥哥,没事啊,拓拓,咱先吃点亏以后好讨媳妇儿些^_^







评论(10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