伶仃、自在

事无不可对人言 闲谈皆欢

恋暖【宇文拓x梅长苏】

01
宇文拓与杨素交锋,本已占尽上机的人却因为一句“宇文拓,你是不想救你母亲了吗?”而柱剑跪地。
宇文拓挑眉冷笑道:“孩儿不敢!”
“哼,你最好是不要妄动,不然,谁也救不了你母亲! 尹铭被隋帝派去江左打探消息已经半年了,想必是要回来了,本公不愿意在国都再见到这个人,你明白吗?”说完甚至没看宇文拓一眼便径直离开了,他明白,宇文拓不敢拒绝!
宇文拓依旧面无表情地跪在地上上,很久之后,戴上面具离开。认贼作父,杀人如麻,呵,宇文拓。


半月后,江左盟。
“宗主,马车备好了。”黎纲低声道。
“嗯。”梅长苏叩上书,起身往外。黎纲疑惑的问道:“宗主为何要去找尹铭?现在隋几乎掌握在杨素手里,即使现在拉拢了尹铭,隋帝手里依旧没有什么能人,依他那贪欲的性子,想必也斗不过杨素了。”
黎纲抬头正好看见梅长苏的轻笑,书生气十足的笑容,温文儒雅,眉宇间却有丝难以琢磨的冷冽,也正是如此,温而不软,冷而不戾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甘心追随他,江湖这个地方真正软的人是活不下来的。黎纲一路陪着梅长苏走到今天,有心疼这个比自己年幼的男人,但更多的却是敬佩,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称为林氏后人。
“斗不过?”梅长苏轻声道,“或许吧,不过隋掌握在隋帝手里始终比在杨素手里对我们有利,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会因为大梁被外敌侵犯而搁浅了我的计划,所以,隋帝现在还不能倒!”
想必,此次见到尹相的时候也会见到那个传说中杀人如麻的人吧!
宇文拓!希望你真的是一柄利器!梅长苏默道。

江南地界春天绵雨不断,梅长苏坐在车里望着雨景,当真是应了那句朦胧,只可惜了,现在的他早已过了赏朦胧景色的心情。
马车不急不缓的驶向尹府。
“梅宗主亲自前来寒舍,不知所谓何事?”尹铭作揖问道,看似礼貌然而却带着些倨傲,本来作为一朝宰相是不必对一介草民作揖,但是在江左地界,此人若是发起狠来怕也是无人能阻!
“尹相客气,今日长苏前来确有一事相商!”梅长苏回礼直身道,也无视了尹铭的倨傲。
一行人进屋,梅长苏注意到庭前的那株桃花,满树绯红,雨落在上面美得更加夺目!以前在金陵时家中只有母亲种的梅花,那时的自己少年心性也没有心情去注意,再后来,梅岭上染血的梅花在那场大火中异常悲怆,在那之后,他也再未对其他花有过青睐。桃花不似梅花那般鲜红,也没有梅花冷冽逼人之感,相反的,有的只有缱绻与温存。人活于世,美好温暖之物更吸引人心,大抵是因世间苍凉之景较多。
“尹相,想必有了这份名单你回隋也可以交差了。”梅长苏低头轻抿了一口茶,尹铭看着他那风雅至极的动作,有些怀疑此人刚刚谈话中究竟几分真假,明明感觉是个温润之人,可刚刚的谈话里的表现,以他混迹官场这么多年的直觉来看,做事老成,完全不似一个三十出头的人,手段利落,甚至是有些与外貌及其不符的……狠绝!
还未细想便听见的惨叫声……

“宇文将军为何来大梁,还伤本相的护卫?纵使你是大司马的义子,但如此放肆真当本相是死人吗?”尹铭冷声道,天下皆知宇文拓是杨素义子,同样,也皆知杨素乃宇文拓杀父亡国的仇人!既然要伤人必定得使劲踩别人的软肋才行!
宇文拓一袭黑衣执剑站在雨中,周边除了倒地的尸体就是站着不敢妄动的人。
“很快就是了。”宇文拓抬头看向尹铭,声音低沉,并没有因尹铭的话生气,反而语气有些嘲讽。
死在他手里的人的太多,当最初的同情和心软不断的被血冲洗逐渐消失,人命于他来说成了最廉价的存在。最讽刺的是,做的这一切却是为了救另一个人的性命!
梅长苏看着站在桃树旁的他,桃花的颜色衬得宇文的脸有些惨白,明明散发着一股冷冽和戾气,却不知为何让自己觉得有股难以忽略的孤寂!
接过伞,对黎纲道:“黎纲,剩下的事你和尹相谈。”
“宗主,让属下去和宇文拓谈吧,你……”黎纲劝道。
“放心吧。”继而撑着伞朝宇文拓走去,“拿着轩辕剑来杀这样的家奴,宇文将军倒是不嫌浪费了你的剑。”
宇文拓冷眼看着走向他的人,清雅如竹,脸上有些病态的惨白,
“废话真多,滚开。”
“若是在下让开了,你确定你可以离开江左?”话一说完脖子已然感受到了冷冽的剑锋,长苏浅笑着望了眼肩上的剑。还没有人敢在江左的地界上杀他梅长苏要保的人。
“你敢威胁我?”
“宇文拓,你干什么?”黎纲冲到梅长苏身边拔剑指着宇文。

梅长苏撑着伞向前走了一步,刚好遮住了宇文拓。

日后梅长苏想起两人初遇时的情形,淡笑默然,或许终究是因为被那日的雨和桃花朦胧了双眼吧,所以会觉得站在雨中的宇文拓那样的孤寂,才会想递给他一只手,哪怕当时的自己早已没有了一切,人生于他来说不过一片荒芜、一场醒不来的噩梦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请多包含。
尽量一周一更,如若食言也请见谅!
保证不弃坑,保证he^_^

评论(6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