伶仃、自在

事无不可对人言 闲谈皆欢

【胡歌水仙】试问天下谁人不识君 6

易小川醒来撑起身,额上的衣巾掉到了怀里,伸手拿起来看了看颜色,是他自己的外袍袖子……抬眼看见宇文拓闭眼靠在不远处的树上。

他望着宇文拓微微出神,陡然,那人睁眼满眼防备警惕地盯着易小川,易小川朝他咧嘴笑了下,温和而充满谢意。

宇文拓看着他的笑,拿起剑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往水边走去。

易小川望着他的背影喊道:“宇文拓,我想吃饭。”

宇文拓闻声停住脚步,想起昨日易小川昏睡时喊得断断续续的话,皱了皱眉头,转身往林中走。刚醒来,还是先找些野果填下肚子。

易小川声音有些软,带着些南方人的软音,可能是昨日发烧的缘故,刚刚那句话听起来像是想吃糖的任性小孩。宇文拓不由低语了句:麻烦。

易小川弯了弯嘴,其实他也不是真饿了,不过就是想吃,以前病了他妈总喜欢强迫他吃东西,他一个人晃荡了这几百年有些习惯都快忘了,记忆中秦朝那些人的面貌都已逐渐模糊了起来。

宇文拓回来的时候看见易小川那个不怕死的站在水里捉鱼,水流很快,一浪接着一浪的冲过易小川的小腿,他一手抓着的树条插在水边松软的泥里,另一只手提着一根树条作势要插进水里。

宇文拓觉得易小川那人很多时候都像活腻了一样,爆炸时不要命地扑向他,满身都是伤却拒绝吃东西,明知直接下水危险却偏要下水。手里提着野果,将剑插在地上,他立在一旁静静地看易小川插进水里的树条扑空,他一向没助人为乐的爱好,既然那人活腻了他自然不会管。

想着,他放下野果,拔出剑向那人走去,提起剑戳了戳易小川的肩膀,力气不算大。

易小川回头望了一眼宇文拓,也不知是不是昨天睡糊涂了,他感觉那人一贯冷硬得有些欠揍的脸此时似乎有些……生气?

“往前走才能抓到鱼。”拿剑的人冷硬道。

易小川脸色有些吃瘪,磨了磨牙,凶恶道:“宇文拓你还有没有良心?再往前走我马上就会被水冲走,好歹我也算救了你一命,你竟然怂恿我去送死!”

“你想死就干脆点,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做给谁看?”那人有些不屑地说。

易小川听闻状似炸毛的猫,感到不可理喻地朝他叫嚣:“你是不是有病,杀人杀多了,所以见谁都以为别人自己想死吗?”说完,抓住轩辕剑,用力一扯上了岸,往树林边走去。

如果不是听到宇文拓的话全身僵硬了一瞬,这个应答真的算是完美。若说之前宇文拓还只是怀疑的话,那么此刻他已经可以肯定了。易小川是真的想过去死,放纵却又不刻意。

转身望着那人的背影,宇文拓想,这世上总有些人擅长作戏,做得多了,演得自己都快忘记了,那人嬉笑怒骂全是假意,像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挽留曾经的自己,由此抓住从前的一切。

真蠢。




两人午饭还是一条鱼,本来此刻煮鱼汤更有利于易小川恢复,但是荒岛什么都没有,只能烤鱼来将就了,有总比没有的好。

早上的野果宇文拓全部都丢给了易小川,易小川吃了两个,剩下的都留着,反正他饿着也死不了,吃了纯粹浪费。烤鱼的时候他将果汁挤在了鱼上,比起什么味都没的烤鱼,还不如加点酸味,然后不期然迎上了宇文拓的那张大黑脸,冲宇文拓咧嘴一笑,手上又换了一个果子,继续!

易小川躺在树荫下休息,看着宇文拓在不远处练剑,高手。

“宇文拓,我来给你喂喂招!”易小川一手拿起身边的树枝就冲了上去。

宇文拓冷哼了一下,接住了易小川的杀招。
易小川的武功很不错,在江湖上若是单打能杀他的不多,但是,对手是宇文拓,自然怎么打都是落下风的那个,所以他说给宇文拓喂招这句话着实不要脸,强者给弱者那才叫喂招,弱者打强者那叫请教!

两人过了几十招之后,宇文拓直接砍断了那根树枝,三十招之内就可解决的人,他用了六十招,将易小川的深浅摸了个透。

易小川喝了口水,对宇文拓道:“你拿着轩辕剑和我的树枝比,胜之不武吧!”

宇文拓斜视了他一眼,继续喝水,无视了易小川的胡搅蛮缠。试招之后有些吃惊易小川武功,虽未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但已跻身上流,而此人却是以文官的身份立足于朝廷。

他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,自是不会去过问。
而他和易小川此生最大的交集也仅此意外,回到长安两人便各走一方。

见宇文拓不理他,易小川也没再说什么,可能是真的病了,一向遇谁都能唠叨的人似乎也累了,是的,他真的累了。

两人一直沉默,许久还是易小川先开了口,“有一件事我一直不理解,当年,你围困姜都城,姜国太子龙阳死于战乱,姜已经构不成丝毫威胁,你为什么还要放那场火,屠杀姜都百姓?”

没有平时的那抹调笑肆意,语气平淡,提起那件事时仿若是后来史官记作里一段毫无偏颇的文字。

宇文拓望着前方,有很多人问过他这件事,那些人的语气有谴责,有愤怒,有鄙视,有害怕,但此刻坐在身边的人谈起时却平静地似不含任何感情,平静地就好像他曾参与过类似的屠杀,或者说经历过。

他从未给过谁答案,当年赤焰和鲜血染着的姜都城仿若人间地狱,龙阳用尽生命护着的东西,就是,如此地脆弱。

“乱世的道只有一条,用鲜血与白骨筑成------不是满身鲜血地被人踩在脚底,就是满手鲜血地将人踩在脚底。”

易小川嘲讽地笑了笑,若说以前他还觉得世人说起宇文拓的残暴过于夸张,可此时听到他的话,他才明白,这个人当真是没有良知这样东西,人命于他,太过轻飘,甚至都无法在他心中留下一丝涟漪。

闭眼,不再看宇文拓一眼,他担心自己会后悔救了他。


傍晚时,一向只听得到流水声的水面传来了船桨声,易小川本想叫宇文拓往后一些,看清来人再上前,可是他低估了宇文拓狂妄自大的程度,那人当真是天上地下全然不惧呀,丝毫不知后退为何物。

易小川看见那批人提刀上岸时就知道来人是宇文拓的仇家了,人很多,十条船,当真是大手笔!

“将前面的船烧了,截下最后一条船,我来引开主力,你往后翼插过去。”宇文拓盯着来的船只,沉声吩咐道,说完回过头来审视地扫了易小川一眼,“你若是心慈手软放过其余的船只,这群人进行的第二次截杀,我抵抗不住两轮的攻击,你要是想死现在就说,免得最后拖我后腿。”

易小川沉默,宇文拓没收到易小川的回答,知道他这是拒绝的意思,冷哼一声,便冲上前去与赶来击杀他们的敌人交上手。

宇文拓不计后果的运用内力横扫了一批批的杀手,二流水平的杀手,虽遭受了他的招式,但也死不了。不过他也只是为了吸引敌人,不会天真地想一招制敌。

易小川依言往最后一条船跑去,本不欲放火烧其他船只,转头回望宇文拓,看见他一人被近七百人围住,密密麻麻,仿若退潮的螃蟹,走过一批,倒下一批还会有下一批。那人拿剑在手不断翻飞,虽表面强势,但易小川看着他出手的幅度就知他的体力快跟不上所发的内力。

看着立于近千人决然而强势却如困兽的人,易小川咬了咬牙,若是不烧船可能宇文拓撑不到最尾端的这条船,最后还是朝第九条船冲去,也有人不断地袭击他,但主力都被宇文拓吸引过去,他遇上的人也都被他解决了。摸到驾驶仓将开船的打落到水里,将船转了九十度,横立在水面,使得前面的八条船和后面的一条船隔开,又立刻跑向储物仓,搬出两坛酒,全数洒在了船内部,找到油火把,一把点燃了火冲上甲板,运起轻功飞向第十条船。


众人看见有船位置偏移,便有一批人冲了上来,随之起火,船上剩余的船员发生混乱四处逃窜,易小川纵身飞下船时一群人将他围住,知道他想上最尾端的船后,又一群人冲上了第十条船,易小川被围住的时候有些无语,按理说遇上截杀这种事一般都是以人多取胜,可是这些人武功不差竟然还懂得随机应变!宇文拓究竟是得罪了多少人,雇这一批武功二流的杀手花的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啊!

易小川算得上是个一流高手,可是被一堆稍弱于他的人追着堵,最明智的做法是立刻跑,可跑哪去呢?最尾端的那条船上已经有一批人在等着了!

是他做错了,应该从第一条船就开始放火,若是始终不放火两人或许也能守住最后一条船,躲过暂时的阻击。可他偏偏在第九条船上放火,看似阻断了前面的几条船,可是水面范围太大拦不住其他船不说,岸边没有水,这批人的轻功想上船并不是什么难事。他自己死不死没什么感觉,可是,宇文拓呢?他甘心这样死吗?

现在上哪一条船?

第一条,离宇文拓最近的那条!易小川想到时往宇文拓的方向看了看,正好撞见宇文拓望过来的目光,只一眼便知两人的想法是一样的,可是易小川的轻功不会那么快就冲得过去,那就———不冲过去。

易小川对生死确实没有强烈的欲望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可是这么多年,他真的熬得太累了,快要———熬不下去了。

替宇文拓引开一批人就当做对刚刚他自以为是连累他的补偿好了,想着,便直接冲上了最近的第六条船。

一批又一批的人以为他要乘船逃跑追了上来,宇文拓那边的攻击明显减弱,易小川疲于抵抗,人都说被逼入绝境之时总能爆发出潜能,易小川此刻只想骂人,都是屁话,他现在被逼得没办法了,不说激发潜能,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,恨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去挡解脱快废掉的四肢,而他也是这样做的!

右方刺过来的剑快要挨到他时他本想就势挨上去图个痛快算了,闭眼时身体却被一人扯到一边。他睁眼时看见宇文拓站在他身旁,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血,染得一身黑衣有些发亮,如同一个从地狱浴血杀出的恶魔,而此人,却将他放在了自己身后。


宇文拓强撑着挥动轩辕剑放倒离得最近的一批人,拉着易小川飞到离得稍远上的一条船,大多数人都围在了前一条船,这一条船上人数不过五十。


宇文拓像是杀红了眼,望向易小川时的眼神冷得没有温度:“去开船!”

易小川快速冲到驾驶舱,转动方向,加大速度转移方向,冲开了围困在前方的几条船,一刻钟后总算与后面的船勉强拉开了一段距离,刚刚脱离射程。

易小川跑到甲板的时候,宇文拓倒在地上,血染上了黑发,周围全是尸体,他走近探了探他的呼吸,松了口气。

这个人生而好强,自大狂妄,心性坚韧得像块石头,看似悲欢皆无,背影却落寞得让人心酸,手上沾满无数人的鲜血,口里说着白骨与鲜血铸成的路就是乱世,却又在剑光中将他护于胸前。

易小川望着躺在地上的人,眼神微有迷茫。
宇文拓,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一章继续拖船(拓川打出来直接变拖船orz我喜欢这外号S ~ S)

苏九要排到后面,两人还会再撕一场。

马少和龙阳也在后面(*^o^*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6)

热度(13)